全站搜索
产品搜索
 
 
文章正文
丈夫在家里安三个监控,打孩子,打老婆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5-06 09:44:4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丈夫在家里安三个监控,打孩子,打老婆

邱苇回忆,雷东强第一次动手是在2004年6月,因为邱苇把婆婆送给孙女的铁制玩具错当成垃圾扔了。在丈夫第一次动手打她的时候,她没有严厉制止或采取措施。

“我太麻木了。”事后回想,她的忍让让雷东强感觉用暴力解决问题效率最高,“因为不必做任何解释,多省事儿”。

邱苇称,雷东强经常打女儿,一直以来他都会给女儿布置作业,并要求女儿先写他布置的作业,再写学校里的作业。“倒不觉得是私有财产,他是把我们看成他身体的一部分,而不是独立的个体。”

在邱苇看来,丈夫“并不是坏人”,他对于外人一直很热心肠,尤其喜欢孩子。

“以前在大院里的时候,邻居有事把小孩放到雷东强家,他看到小孩穿得不好,就自己带着孩子买衣服。”

之前雷东强要求收养一个一周岁以上的孩子,邱苇没同意。

每次对女儿施暴后,雷东强会表现出愧疚:他会特意去买好吃的给女儿吃,或者满足女儿的小要求。“其实他还是心疼孩子的,我把这理解成一种过度补偿。”

让邱苇无法理解的是,雷东强给家里安装了三个监控,监控只有雷东强的手机可以查看。

“客厅安装监控我能理解,但是厨房和书房也安了监控,就是用来监视我和女儿的。”在邱苇看来,雷东强虽然不可能24小时盯着监控,但是每分每秒都给她和女儿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。

填志愿引发纷争饺子刚放锅里母女俩就被叫出来打

 2017年6月22日,高考成绩出来了,女儿考得挺不错,希望报考北京航空大学,但雷东强却希望女儿报中国科技大学。女儿把填报志愿的密码遮挡起来不让雷东强看,为此雷东强感到火冒三丈。

6月27日,高考志愿截止日的前一天。中午11点,邱苇母女二人在厨房包饺子准备午饭,饺子刚放锅里,雷东强来到厨房将母女二人叫出客厅。

“他挺生气的,问我支持不支持女儿报北航,是谁提起来要报这个学校,能否承担后果。”雷东强说着说着就情绪失控了。

邱苇有些发愣,女儿突然语气不耐烦地冲雷东强喊了一句“等一下再说”。雷东强脾气一下上来了,对女儿大打出手,弄地上踩,并警告邱苇“你越拦我就打越狠”。

反抗之余,女儿反问邱苇“妈妈你为什么要忍着他”,这一问更加激怒了雷东强,他猛甩了一个耳光到邱苇脸上。

邱苇称,当时她只觉得一阵剧痛传来,天旋地转。

“那个耳光以后,感觉自己像是泡在游泳池里,脑袋懵了。”

随后邱苇和女儿打车去了医院,在路上女儿报了警。后经医生检查,邱苇的左耳鼓膜穿孔失聪,女儿的左手也因为受伤缝了三针。

2017年8月6日,雷东强突然来到邱苇在成都东边的临时住所,此举吓到了邱苇,因为她根本没和丈夫提起自己搬到哪里。事后回想,邱苇认为是雷东强通过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找到了点外卖的记录,根据送货地址找上门来。

雷东强见到邱苇后,并没有动手也没有恶语相向。但之前的这一记耳光,让邱苇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“以前不管他有多么不可理喻,也还是想把日子过下去,但现在不这么觉得了,他是在剥夺我的权利,动辄用暴力解决问题。”

记者经辗转在雷东强家所在的电梯间里见到了雷东强。对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,他双手微微发抖,反复向记者强调“不要刺激我”,对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所记载的案情,他不置一词,并称邱苇的指控是对他的诽谤。

申请人身保护令禁止丈夫在住所200米范围内活动

据最高法2017年的统计,全国约有24.7%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,且受害群体主要集中在妇女等群体。在律师的建议下,邱苇母女俩向成华区法院申请到了人身安全保护令。

接到邱苇的申请后,成华区法院认为,依据医院诊断证明、伤情照片等材料,能够证明雷东强经常性向母女俩施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人身保护令中特别载明,禁止雷东强在邱苇及其女儿住所地或工作场所200米范围内活动,并禁止非法获取邱苇的通讯方式及通讯记录,禁止骚扰、跟踪、接触邱苇近亲属。

   北京监控设备安装   http://www.bjanfang.com

 
脚注信息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2  北京华铭鸿业科技有限公司  网址: www.bjanfang.com